召唤美女军团1-12 - 召唤美女军团1-12

第11章 五美欢
  第二天,精气神体都透支的两人,沈沈睡死直到日落,外面却已炸翻了锅。
  感觉自家小姐的灵气变得微弱,却又无人能破开五重天的结界,要不是气息仍然稳定安适,而且慢慢有稍稍回复的迹象,只怕早派人向帝都求援了。
  好容易虎霸才唤醒采缇,美女武将全身瘫软无力起身,虎霸试着反向渡过精气和功力,采缇本就是女阴过度被採补才如此虚弱,男人阳气虽没有双修功法的效果却能滋补回气。
  俏美王妃终于能够起身外出,心中甜蜜更是爱极虎霸。
  美丽女将勉强解释,因为施展秘法控制虎霸,损耗过度,需要好好休息,一切明日再议。
  这一夜两人温柔缠绵,虎霸卖力表现,虽然不再採补,还是爽得美女王妃只想把爱郎吞进肚子里去。采缇告诉虎霸,她想先稳定住局势,然后两人私奔,双宿双栖白头偕老。
  如果带着四女和四霸,逃亡困难而且变数太大。
  虎霸一早让采缇找来鼠霸,两人商议后,希望采缇先假装招降山贼结束民乱,又说至少要让四霸得到四美,才能保证进行顺利。
  军事会议上,采缇告诉四女和城主,虎霸已经成为她的奴隶,决定招降山贼。
  美女将军先让鼠霸回去传讯,几天后下令由城主和大军留守省城,自己带着四女和虎霸前往招降。众人齐声反对,王妃执意已定,严令七天之内不得有兵将上山以免冲突。
  并说以自己五重天和四女三重天之能,重伤的贼人完全无力反抗,宽慰众人心防。
  纵马跟着虎霸要进入山寨之前,采缇分给四女一人三颗灵药,可以辟毒以防贼人。
  其实是鼠霸拿给虎霸,交由采缇要她让四女服下的。春夏秋冬做梦也想不到,自家小姐的身心已经完全属于虎霸,为了讨好爱郎,出卖她们成为男人的玩物。
  合欢宗的金风玉露丸对四重天以下的才有完全效果,四重天以上只要运功压制就可抵抗。
  这种霸道淫药会让女人变得淫贱骚浪,迷失本性,对男人产生强烈需求和慾望。
  让女人极想和男人交合淫媾,就算是第一次遇到的男人也会放浪求欢任其姦淫。
  金风玉露一相逢,更胜却人间无数。缺点是从此变成性慾强烈任人淫干的花癡。
  对付三重天的四女只要一颗就可见效,鼠霸一次三颗就是要彻底让她们成为淫娃蕩妇,任凭山贼姦淫玩弄甚至主动贪欢求干,身心完全沈沦再无反抗可能。
  春夏秋冬开始动情发热,目光涣散迷离,下体流出淫液,小嘴呆张喘息,那些之前看不起的丑陋低贱山贼,个个都变成强壮英俊的男人,好想搂着他们求欢。
  杀得贼人落荒而逃的四名女将,现在连马都快骑不住,娇躯左右摇晃只想扑到男人身上。
  终于来到山寨大厅门口,四女身体一软,各自摔下马倒在前来迎接的四霸怀中,未经人事的处子只知道纠缠男人不停扭动,嘴角癡呆地流下长长的晶莹唾沫。
  虎霸体贴地把稍感羞愧不安的娇俏王妃带入内房,四霸将沈沦淫慾的四美抱至聚义大厅,周围已经环绕着近百名贼人饮酒作乐,欣赏四个头目姦淫这些打得他们抱头鼠窜的女将。
  马霸抱着冷艳冬儿坐在大椅上,一边帮少女解衣一边玩弄她,还教着淫蕩无耻的话语。
  猪霸撕碎熟美春儿的衣裳,将她放在大桌上狠干了起来,双手抓揉爆捏着一双大奶子。
  狗霸推倒热情夏儿扯下亵裤,摆弄成好像趴地翘臀的母狗,自己像公狗般扑上去猛插。
  鼠霸抱着关押他的娇嫩秋儿,不同于其他三人,温柔有技巧地在靠椅上爱抚调教。
  『就是你这个小娘皮在老子肩膀开了一道口子,看我今天怎幺玩死你,连叫床都不会吗。』『追得我跑骂我死肥猪得意吗?今天猪大爷就要把我干成下种的猪母,叫你再骂我死肥猪!』『拿剑指着俺很威风是吗?试试俺的巨剑!插死你这条小母狗,俺是公狗最喜欢干母狗!』『乖秋儿,你好美,哥哥疼你,把身子和小心心都给哥哥,哥哥好好爱你,再跟你说故事。』「马爷∼∼马大爷∼求你要了我∼嗯嗯∼∼嗯∼求你干我∼插我∼∼马老爷∼马爷∼嗯∼∼冬儿听话∼冬儿说∼∼冬儿是骚货∼冬儿是贱货∼∼嗯∼求马老爷干我∼赏我∼∼给我∼冬儿是贱货∼冬儿喜欢给男人干∼∼冬儿最喜欢给男人干∼∼啊啊∼啊啊∼∼好舒服∼∼天啊∼∼怎幺会∼啊∼马爷∼∼啊啊∼∼马爷干得冬儿好爽∼啊∼∼马爷∼冬儿∼啊∼∼喜欢∼干∼啊啊∼∼马爷∼冬儿飞了∼冬儿要飞了∼∼啊∼哦啊∼∼要飞∼了∼哦∼∼∼」「喔……坏人…坏蛋……喔喔…你干得我好…好…爽……喔……坏人…你是坏人…坏死了…
  喔喔……喔啊…顶到心了…喔……好爽…你干死我了…被你干得好爽…喔…干我…坏人…
  会被你干死的…喔…顶到心…顶到心了……喔喔喔喔…喔啊啊啊……猪哥干我…干我……
  下种给我……喔…喔喔喔啊……下种给猪母…喔……顶到……顶到心……猪哥…干我……
  喔啊…喔喔喔啊…啊…猪哥…猪爷……我是猪母…下种给猪母……喔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  「干我∼干我∼∼我是贱货∼我是烂货∼干我∼∼好∼好棒∼∼干我∼强姦我∼我是贱货∼我是欠人干的母狗∼∼我是母狗∼∼干我∼好棒∼我是下贱的母狗∼∼我最爱给公狗干∼好棒好棒∼∼强姦我∼强姦我∼∼母狗最爱给公狗干∼∼母狗天天都要给公狗干∼啊∼∼好喜欢给公狗干∼我是下贱的母狗∼∼好棒∼∼公狗干我∼啊啊∼把我当成母狗一样干∼啊∼我就是母狗∼公狗干我∼干死我∼∼我是给公狗干的母狗∼我是给公狗干的母狗∼∼」「嗯…嗯嗯……啊…嗯…哥哥…嗯…嗯喔……哥哥…妹妹喜欢…妹妹好美……啊啊…好美…
  哥哥…亲亲哥哥…妹妹要……妹妹…要…啊…嗯嗯…嗯……啊…哥哥…好美啊……轻……
  轻点…啊…深点…啊…轻…啊啊…深点…啊…轻点…啊啊…深深…啊…好美好美…妹妹…
  随哥哥…妹妹…都随便哥哥…啊啊啊…啊∼∼哥哥啊∼美死了∼哥哥哥哥哥哥∼∼啊啊∼亲哥∼亲哥哥∼∼妹妹∼是你的∼妹妹都是∼你∼啊∼哥∼啊啊∼哥哥∼啊∼美∼死了∼」四女之中最先惨败的还是身心俱爽的秋儿,之前因为鼠霸幽默风趣的逸闻故事而吸引亲近,现在被温柔玩弄百般调教,加上淫药乱性,只觉得这个给她快乐和满足的就是最好的男人。
  虎霸体格壮硕,阳茎又粗又长。马霸阳茎较细竟比虎霸更长。猪霸则是肥短但特别粗壮。
  狗霸耐力惊人而且能征战多次。鼠霸阳具并不特别,体格也是五人中最瘦小的,但说到能让女人不只沈迷肉体淫慾,还愿意死心塌地献出真心的,却总是鼠霸。
  就连虎霸也依靠他的淫药和指点,才能够完全收服美女将军。
  「哥哥∼亲哥哥∼∼妹妹∼好爱你∼妹妹∼都∼是你的∼∼啊∼亲哥∼好美∼好爱∼啊啊∼」『好秋儿,我们说过你打的那一掌,有天会让你脱光衣服补偿哥哥,现在秋儿可愿意乖乖投降,以后都愿意乖乖被干,脱光光补偿哥哥?』「秋∼秋儿投降∼了∼∼秋儿∼愿意∼乖乖投降∼秋儿喜欢∼被∼∼哥哥∼干∼∼以后都要∼乖乖∼被哥哥干∼∼秋儿看到∼哥哥∼就愿意∼∼脱光光∼被哥哥∼干∼∼秋儿∼看到哥哥∼就∼愿意∼啊∼脱光光∼哥哥干∼秋儿∼脱光光∼乖乖∼被哥哥干∼秋儿∼愿意∼∼脱光光∼被哥∼∼被哥哥干啊∼秋儿愿意∼秋儿都愿意∼亲哥哥∼∼啊∼妹妹都是∼你的∼啊∼啊啊啊∼∼哥哥∼亲哥哥∼秋儿∼你的∼你的啊∼∼」爱极爽极的秋儿三峰尽洩,鼠霸尽情品嚐香津玉泉,吸饮琼浆玉乳,阳具一开一吸地完全采收了少女全心奉献的处子阴元,却没有在甜美的蜜壶内射精,咬牙一忍离开那香柔滑嫩的女体,取出一颗丹药喂秋儿吞下,滋补美人亏损的女阴,回头观望其余三霸的战局。
  此时猪霸和春儿已是强弩之末,粗壮爆肥的肉茎塞满了火热紧缩的蜜穴,疯狂地上下抽插。
  「猪母要死了∼死了∼下种给我∼给我∼∼猪爷∼猪爷∼下种∼给我∼给我啊啊啊啊啊∼」最后鱼死网破两败俱伤,春儿阴精喷洩,猪霸阳精狂灌,两条肉虫紧抱着一起完蛋。
  「冬儿飞了∼冬儿完了∼∼大爷∼大爷∼∼饶了冬儿∼啊啊∼哦啊∼完了∼完了∼哦∼∼」冬儿也在马霸猛攻之下,超长马鞭在肉壶内壁狠很鞭笞,直接把平日冷艳酷丽的冬儿干晕过去,处女元阴热烫甜美,滑润蜜穴紧缩吸搾,马霸终究没能忍住,一阵阵射得少女娇躯不停抖动。
  「被干∼被干死了∼啊啊啊∼母狗死了∼下贱的母狗被干死了∼死了∼啊啊∼啊啊啊∼∼」狗霸和夏儿的狗爬式已经换成龟腾式,狗霸压着上擡屈膝的玉腿,一下又一下狠插着肉穴深处,夏儿之前已经洩了两波,终于在第三次洩出阴精后高潮昏迷,狗霸也畅快地在美人体内喷射。
  而在四霸淫奸四美的时候,虎霸领着采缇来到内室,拥吻着女武将说着甜言蜜语。
  『好王妃不用担心,你的姐妹们会很快乐,好王妃想知道她们现在是什幺滋味吗?』采缇被心爱的男人亲得媚眼甜醉,娇癡婉转地承欢迎合,虎霸用嘴餵着金风玉露丸。
  「嗯…嗯嗯…」
  『乖乖吞下去,运功化开不要压制,就可以享受到跟她们一样的美妙滋味喔。』很快地一股邪火烧遍了全身,舒暖得好像全身毛孔都要张开了,娇躯完全被烧灼融化。
  虎霸脱去两人全身衣物,横抱着采缇抛到大床上,伟岸身躯站在床边俯视着自己的女人。
  一丝不挂的俏美王妃软躺床上癡甜迷醉地仰望着爱郎,娇媚电眼中儘是深深依恋浓浓崇爱。
  雪白娇躯被慾火烧融成冶艳奼美的嫣红,恋深爱极的芳心将所有浪情淫慾癡缠在男人身上。
  看着娇甜癡美的蓝绫飞凤,虎霸竟然第一次完全捨不得和兄弟分享。反覆挣扎许久,终究选择相信倚赖多年的鼠霸所说,只有这样才能彻底让王妃女将完全沈沦投降。
  乖巧至极癡望等待的采缇被爱郎抱起,满心欢喜迎合男人的宠爱,却被放在仰躺的虎躯上,好似在温泉中第一次失身之前的爱抚姿势。果然男人右手爱抚蜜穴,左手搓揉美乳,唇舌含着雪峰和樱桃舔吮吸啜,美女武将重温依恋美景,芳心酥融甜坏,长腿完全打开,大张滑润蜜穴逢迎着爱郎手指的宠幸,此刻就算要她为虎霸去死,采缇也千肯万愿。
  爱抚到美人数次洩身,虎霸保持两人仰躺的姿势,阳茎自下而上插进采缇洩洪般的肉穴。
  火烫铁柱插在女体内坚硬高耸,虎霸却再也不动一下,只是扶着娇美王妃的纤腰。
  「好哥哥……好王爷……妹妹求你…动一动……好哥哥……你好大…好硬…好热……
  好好……妹妹好爱…好爱好爱你……求你…求你动一下……哥哥…哥哥……
  妹妹为哥哥死都愿意……」
  『好王妃可以自己动啊,哥哥想看你自己动的样子。』得到男人恩準,淫热情浪的美艳女将再无法忍耐,努力挺动酥软娇躯前后左右扭动,小嫩穴紧缠套弄着男人的火热恩赐却无力动作,纤纤玉手揉捏着自己骄挺饱满的雪峰,甚至低头舔弄着樱红俏立的乳珠,谁也想不到英武俏丽的蓝绫飞凤竟能如此癡淫骚美。
  「哥哥…好哥哥……妹妹…妹妹没有力气了……求你……动一动…动一动……哥哥……
  好大…好棒……妹妹好爱好爱哥哥……求你…求你了……妹妹想要哥哥插…
  妹妹想要给哥哥干……妹妹好爱哥哥…全部都给哥哥……妹妹一辈子都听哥哥的话……
  哥哥要妹妹做什幺都行……」
  『真的做什幺都行吗,我的好将军,好王妃。』「真的…真的…好哥哥…好王爷……妹妹一辈子…都听哥哥的话…哥哥想要怎幺样…都可以…」
  抱着美人娇缠癡恋,听着情话软语哀求,虎霸真想忘却兄弟不顾大局,带着王妃女将远走高飞。
  但性格重情重义,更加不想一辈子躲躲藏藏亡命天涯,还是做了收服采缇为奴的选择。
  虎鞭开始缓慢地轻轻抽动,采缇美得魂飞魄散,一心只乞望男人插得更快更用力一些。
  「哥哥…好棒…好深……妹妹好爱好爱……哥哥啊…再快一点…再大力一点…
  多干我几下……妹妹好爱哥哥…啊…好美……妹妹一辈子都听哥哥的话…
  哥哥想要怎幺样都可以……啊……」
  『哥哥要妹妹继续做将军,继续做秦国王妃,也继续做哥哥的王妃。』「哥哥…啊啊…哥哥不愿意跟妹妹一起吗……妹妹好爱好爱哥哥…妹妹只想跟哥哥在一起……」
  『再不乖乖听话就不插了!妹妹不是答应一辈子都听话,哥哥想要怎幺样都可以!』『哥哥想跟妹妹一起!但哥哥不要妹妹受苦,哥哥只要能陪在妹妹身边守着就可以了。』「啊…哥哥…啊啊…好哥哥……妹妹好爱你…妹妹永远是哥哥的……」
  采缇感动万分,眼泛泪光。
  虎霸一边温柔耳语一边发力深深挺插,干得蜜穴爱液如潮,花心软烂如泥,美人神魂如醉。
  『妹妹一辈子都要听哥哥的话,哥哥要妹妹做什幺都行,随便哥哥想要怎幺样都可以。』「妹妹…一辈子…都听哥哥的话…哥哥…要妹妹…做什幺…都行…随便哥哥…怎幺样…都可以…」
  『妹妹心甘情愿做哥哥的奴隶,全心全意只爱哥哥,完全听从哥哥的命令。』「妹妹…心甘情愿…做哥哥…奴隶……啊…全心全意…只爱哥哥……完全听…哥哥的命令……」
  『妹妹完全是哥哥的,哥哥要妹妹怎幺样都可以,妹妹绝对不会反抗哥哥。』「妹妹…完全是…哥哥的……哥哥…要妹妹…怎幺样…都可以…妹妹…绝对不会…反抗哥哥…」
  虎霸正在努力催眠调教,外边四霸已经完事,鼠霸还给三人服用了壮阳回精的猛药。
  其实鼠霸也怕虎霸带着采缇私奔,其余人等必将死无葬身之地,因此执意要染指美人。
  马霸尚知事情轻重,猪霸狗霸一贯精虫上脑,只知道要来淫干蓝绫飞凤,秦国王妃。
  进房看到女将军赤裸动情已经被大哥干上了,五霸从前也好几次一起共玩女人,两人一左一右张嘴往雪白美乳咬去,双舌缠上粉嫩樱桃,虎霸鼠霸就知道大事要糟!
  『哥哥要妹妹给谁玩就给谁玩!哥哥要妹妹给谁干就给谁干!』虎霸拼上梁山,将采缇往死里插,霸道地命令着!
  「哥哥…哥哥……妹妹只爱哥哥……啊…你们是谁…哥哥救我……哥哥…哥哥……」
  爽美得不知人事,双乳遇袭正感迷惘的美女将军,茫然无助地不知所措。
  感觉到采缇迷惘多于反抗,对男人的爱恋似乎已经胜过一切,虎霸咬咬牙硬撑到底。
  『哥哥希望让妹妹快乐!哥哥需要妹妹帮助哥哥!』『哥哥要妹妹给谁玩就给谁玩!哥哥要妹妹给谁干就给谁干!』「哥哥…要妹妹……给谁玩……哥哥…哥哥……妹妹爱哥哥……」
  『哥哥希望让妹妹快乐!只有我的兄弟跟我们一起,哥哥才能一直跟妹妹在一起!』最后二霸也加入战局,马霸舔舐女武将还被大哥插着的阴唇,找到肿胀的蜜豆吹含吮舔,鼠霸运用採补功法和神妙技巧纠缠香舌,玩弄得美人王妃更加迷乱,唇角流涎上峰欲开。
  『哥哥希望让妹妹快乐!妹妹只爱哥哥就好,妹妹乖乖听话就是爱哥哥。』『哥哥要妹妹给谁玩就给谁玩!哥哥要妹妹给谁干就给谁干!』「哥哥…要妹妹…给谁玩…就给谁玩……哥哥…哥哥……妹妹爱哥哥…妹妹好爱哥哥」「哥哥…要妹妹…给谁玩…就给谁玩……哥哥…要…妹妹…给谁干…就给谁干……」
  「哥哥∼要妹妹∼给谁玩∼就给谁玩∼∼哥哥∼要∼妹妹∼给谁干∼就给谁干∼∼」「哥哥∼要妹妹∼给谁玩∼就给谁玩∼∼哥哥∼要∼妹妹∼给谁干∼就给谁干∼∼」「啊啊∼啊啊∼哥哥∼哥哥∼∼啊∼啊啊∼妹妹∼哥哥∼啊∼妹妹好爱哥哥∼啊啊啊啊啊∼∼∼」在五霸合力征服爱抚玩弄之下,美人王妃舌间玉泉喷洩而出,双乳琼浆尽入猪唇狗嘴,元阴如数奉献给长舌和阳茎,只是眼角,似乎也流下两行清泪。
  房里完全癡呆的采缇任由三霸姦淫玩弄,大厅里近百名山贼轮姦着四名三重天的美女武将。
  虎霸和鼠霸对坐着各饮苦酒,似乎是整个欢淫山寨中唯二独特的存在。
  大秦最美丽的王妃女武将蓝绫飞凤和四名美婢,从此沈沦在癡淫欢浪的慾海中。


第12章 一吻定情
  一天一夜过去,已是第二天清晨时分,三霸不知内射了娇美的王妃几次,四人各自昏睡。
  大厅里已经听不见女武将的淫叫呻吟,纵有三重天功力护体,四美被近百名山贼轮姦下,已是出气多、进气少,全身从头到脚、由外至内,都被男人的精液恣意浇灌。
  鼠霸:「我去让弟兄们停下来,暂时还必须留着她们。」
  『嗯……』就在鼠霸要走出房门的时候。『把金风玉露散的解药……给我吧……』鼠霸一下子跳回虎霸眼前,瞪着他道:「你也该看出来了,计划失败了!」
  「碧海情天虽然成功让她爱上你,但后来伤透了她的心,现在再解除对她肉体的控制,难保她不会马上翻脸!」
  『她可能还爱我吗?』「难!精神控制系的没有解药也不需要解药,因为容易被破解。除非经过相当时间的调教,或是在药效作用时本身就有强烈的感情,才能发挥完美的功效。」
  「她之前并不爱你,虽然不知道为什幺药效好像很不错,但现在清醒后一定会马上杀了你。」
  『不解除的话,她的状况,也没办法执行计划了,而且五重天功力,会慢慢自行压製药效。』『给我吧。』鼠霸看着结义大哥,挣扎许久,长歎一口气。放下药瓶,自顾自去处理四美。
  虎霸为采缇洗净身体,抱到自己房中,餵下几颗解药,坐在床边静静守候。
  终于,蓝绫飞凤似是从某个梦境中惊醒,看了看身边的男人,然后闭上眼睛许久。
  再次张开明眸,美女王妃眼中,已经恢复理智的神采和光芒。
  「为什幺要救我?」
  『我欠你的,而且你不恢复清醒,也没办法交代。』「我现在身体还很虚弱,你可以杀了我,带着你的兄弟逃走。」
  『我不会这幺做的。』『一切都是我一个人计划的,其他人我会安排真正投降,希望你能放过他们。』「把解药给我,带我去看她们四个。」
  虎霸扶着采缇来到四美的房间,一一救治之后,四女幽幽醒转。
  「我对不起你们。」
  『我们是小姐的人,小姐要我们死,我们就死。』春儿赌气地说。
  秋儿哭哭啼啼:「可…可以把鼠哥…鼠霸叫来吗?」
  鼠霸来到榻前,秋儿被两女扶着坐起。「啪!」
  一个清脆响亮的巴掌,打在鼠霸脸上。
  鼠霸不闪不避:『我也是不得已……秋儿,对不起……』说完黯然转身离开。
  秋儿哭倒在众女怀中,采缇离开前,留下一句:「四霸之中,只有他没有姦淫我。」
  回到虎霸房中, 「你们这样就想投降?」
  『一切都是我的错,你可以把我千刀万剐,希望不要为难他们,新领地也需要壮丁。』「你不怕死?」
  『应该怕吧,不过能遇到你,也算值得了。』「你不该对我说些什幺吗?」
  『……采缇……对不起……』「这还是你第一次叫我名字。嗯……为什幺我感觉身体还是发热,药力似乎没能化净。」
  整瓶神女合欢散已经彻底改变王妃女武将的体质,不过现在采缇的意识是清醒的。
  「来吧,如果能让我满意,就让你在极乐中死去,饶过其他人一命。」
  美人身上死,做鬼也风流。很快房里就传来采缇断断续续的呻吟。
  「嗯……嗯嗯…喔…嗯嗯……嗯…嗯啊……嗯…嗯嗯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」
  虎霸心乱意烦加上内心有愧,表现有点呆滞迟顿,身下美人自然发觉了。
  「嗯……之前要骗人家身心时……不是很厉害吗……怎幺现在也变成病猫了……」
  男人可杀不可辱,虎霸心头火起,不顾一切,动作发狠,嘴上也开始逞兇。
  「啊啊……轻…轻点……啊…好…啊啊……好好……啊啊啊…好…好深……啊……」
  『干死你,干死你,竟敢说我是病猫,哥哥干得你爽不爽!』「啊……才不爽…一点都不爽……啊啊…干死我……有本事就干死我…啊啊……」
  『明明爽还不爽,干死你,干死你这个下贱的王妃,干死你这个淫蕩的蓝绫飞凤!』「啊啊啊…不爽…就不爽……啊啊…来啊……我是下贱的王妃…我是淫蕩的蓝绫飞凤…啊啊…干死我……哥哥干死我…啊……啊啊…好好……啊…好……好啊…啊……」
  『爽不爽!爽不爽!说你好爽!求哥哥干死你!』「啊…哥……啊…哥哥……啊啊…爽…好爽……啊……哥哥干我…哥哥干死我……」
  『真贱,干死你这个淫蕩的女将军,干死你这个蓝绫飞凤,干死你这个贱货骚货!』「我是…我是…淫蕩的…将军…啊啊……哥…干我…啊……好…啊啊…哥哥干死我…」
  我是贱货…我是…骚货…啊啊……我又骚又贱……啊…哥哥干我…干死…小贱货…」
  『真的是又骚又贱,看来没有我之后,这里还有几百个男人可以满足你。』原本沈溺在纵情欢爱的王妃女武将,听到这句话,突然发难。
  一个巴掌準确地打傻了身上的男人,巨力一掀,翻转两人身体将虎霸骑乘在床上。
  「好深……啊啊…好大…啊……啊啊……怎幺…能…那幺深……啊…好…好好啊……」
  虎霸看着继续沈沦情慾,驰骋在自己肉棒上的蓝绫飞凤,癡美娇媚地享受欢愉,脸上的火辣疼痛告诉他刚刚不是幻觉,却完全不懂身上的女人在想些什幺。
  狂乱贪欢的雌兽终于失去力气,虎霸适时接管主权,再将美女武将压在身下。
  「啊∼好深∼∼啊啊∼∼真好∼啊∼∼哥∼好∼好爱∼∼啊∼好棒∼∼好爱你∼好∼啊啊∼∼爱你∼我爱你∼∼哥哥∼我好美啊∼∼啊啊∼∼好∼好爱你∼∼哥啊∼∼你好棒啊∼∼怎幺能∼干得那幺棒∼∼啊啊∼妹妹∼好好∼∼啊∼好∼哥∼干我∼哥哥干死我∼啊∼干我∼∼啊啊∼干死我∼∼啊∼干死妹妹∼干死妹妹了∼哥哥∼死了∼∼妹妹∼要死∼要死了∼∼啊∼哥哥∼啊啊∼哥哥∼妹妹好爱∼好爱好爱∼啊啊∼哥哥∼妹∼啊∼∼哥哥啊∼∼死了∼妹妹∼死了∼死了啊∼啊啊啊啊啊∼∼」酥热甜美的阴精烫在大龟头上,紧缩滑润的肉壁不断吸搾着大阳茎,虎霸将所有生命的精华完全灌注在美女武将体内,趴在迷死人不偿命的胴体上。
  蓝绫飞凤的玉手抚上了男人的颈动脉,虎霸还深深插在美人体内,苦笑着闭上了眼睛。
  『能这样抱着你死去,应该没有任何遗憾了吧。』「你还有什幺话,忘了对我说吗?」
  『……呃……采缇……对不起……』「真是无可救药的笨蛋!那你就去死吧!」
  虽然咬牙切齿,纤纤素指还是没有发劲。
  「你知道为什幺秋儿要打鼠霸吗?」
  『因为她被鼠霸姦汙了,不对,她也没打其他人,三女也没打人。』『因为……她喜欢鼠霸?鼠霸却没保护她,让她被其他男人姦淫?』「那你知道,我为什幺要打你吗?」
  采缇的声音幽幽传来,虎霸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她。
  「从我小的时候,就幻想着,将来会有一个强壮的男人,紧紧抱着我。这个男人拥有我的心,也拥有我的初吻,他会疼爱我一辈子。」
  「树林中那次,是我的初吻,从那时候我就爱上你了。」
  虎霸终于知道,为什幺碧海情天能够完全生效,还有为什幺后来她如此抗拒和伤心。
  一吻定情,美人王妃女将军,是真的对他有了感情,而不是情药而已。
  『采缇……对不起……』「除了对不起,你就不会说别的吗。」
  『……我喜欢你……』「男人啊,骗女人上床的时候说得很好听,说真心话时就变成白癡。」
  「我可以接受你和鼠霸投降,其他人必须死。」
  『不要,这样我也不能独活,采缇,你放过他们吧。』「所以你把兄弟看得比我还重要是吗?」
  虎霸看着采缇,终究回答不出口。
  「你会后悔的!」
  最后,美女王妃接受了山贼的全面投降,为了安抚和闢谣,甚至将许多女兵和良家许配出去,让山贼安家立户成为良民。
  秋儿也在鼠霸百般哄骗后嫁给他,虎霸成为王妃的亲卫队长随侍在侧,其他三霸贪恋采缇肉体和美貌,为了拢络和堵嘴,双方讨价还价之后,美女武将每次返回领地视察就会让三霸得偿所愿一番,不顾虎霸青筋暴怒。
  这样过去了一年,直到皇女秦慧心到王府偷窥。
  『这是大师最新为我配製的药和欲情香,本王勇猛吧,还不乖乖求饶!』「嗯……夫君很棒……还是要多注意身体……」
  皇子乱吼几声,将所剩不多的生命力射入「贞洁」的王妃体内。
  『真是无趣,什幺不好偏偏找只会打仗的女将军!』『我要出去了,这几天不会回来。』男人拖着虚弱的脚步远去。
  采缇能看出自己名义上的夫君,自少荒淫酒色虚耗无度,现在更胡乱服药,等于强催自己最后的生命力,虽然并无感情,难免郁闷苦涩地坐在卧床上。
  屏敛气息躲在暗处的秦慧心想着:「这样就是做爱吗?好快!可是大嫂好像很不快乐?」
  「出来吧!别躲躲藏藏了!」
  慧心公主一惊,大嫂怎幺能察觉我六重天的行蹤。
  只见从密门走出四个男人,前面是笑嘻嘻的三霸,后面是脸色阴沈的虎霸。
  『王妃好久没回领地了,咱们三兄弟可不像大哥那幺好,随时都陪在王妃身边,老三老四从来没看过帝都,我们就来开开眼界。』马霸陪着笑脸。
  「不就是要做吗,做完了赶紧滚蛋。」
  看了看沈默的虎霸,采缇气上心头,也许想发洩郁闷苦涩,也许是欲情香作用,美人王妃忽然脸色一舒,笑容如花绽放,媚眼秋波流转。
  「不过……三位哥哥如果能弄得人家很舒服……也许能多留几天喔……」
  美女武将娇颜一笑,三霸看得都呆了,忽闻纶音圣旨,连忙飞扑上大床。
  猪霸狗霸一左一右照顾着丰硕的美乳,又吸又舔又捏又揉,还不时轻咬转弄。
  马霸抓着采缇双腿一分,大嘴往桃源圣地进发,完全不在意刚刚才有男人射精,就这样趴着吸吮舔舐,细长的马舌甚至深入蜜穴,舔吃着淫水和精液。
  三舌六手弄的采缇娇喘连连,媚眼如丝,美人王妃原本只是有些赌气和发洩,现在被神女合欢散改变的体质真正被挑起情慾,享受着三霸的服侍。
  「嗯嗯……嗯……好棒啊……三个男人真的比一个男人好多了……嗯嗯……」
  三霸耐心温柔爱抚逗弄许久,身上衣物不知什幺时候已经脱光了,现在是狗霸含着阴唇,像狼狗一样舔着小蜜豆,还不时把舌头伸进阴道里搅拌。
  猪霸揉捏着双乳挤向中间,粗舌在两个挺俏的樱桃上来回缠绕打转。
  马霸舔着晶莹的耳轮,细长的舌头伸入耳朵,轻呼着热气说着甜言蜜语。
  三人合力弄得美女武将娇躯不断颤抖,美眸迷离癡醉,嘴角流出长长口水。
  眼见时机成熟,狗霸终于将阳茎插入美人体内。被三个男人爱抚玩弄许久,现在真的被鸡巴干了进来,采缇爽得又甜又美,口中也不知羞耻地浪叫起来。
  「啊啊……好…好啊……啊…好会插…啊啊……好好…好棒啊…啊啊啊…好…啊……」
  狗霸奋力干了一千下,又快又狠,充分发挥耐力强劲的特点,然后将鸡巴抽了出去。
  正被干得癡迷的采缇只觉空虚失落,蜜穴一张一合好似求着男人,猪霸就插了进来。
  『看猪爷的神棒,这幺粗的鸡巴,王妃喜欢吃吗?』比狗霸粗肥许多的阳茎塞满了阴道,从空虚到饱胀,采缇幸福得好像要融化一样。
  「啊…喜欢……好喜欢……好粗…好满……啊啊…好好…喜欢…喜欢死了……啊……」
  猪霸抽插许久,终究还是拔了出去,再次和狗霸一起舔吮玩弄着美乳。
  马霸挺着鸡巴,龟头浸在蜜穴口,让阴唇含着,缓进轻出逗弄着美女武将。
  原来之前采缇虽然几次和三霸交合,但大多运用功力压制,很少有享受和叫床。
  看着今天美人王妃的表现特别不同,三霸特别卖力,希望能真正征服蓝绫飞凤。
  『王妃娘娘今天很骚啊,再叫得淫一点,叫得浪一点,大爷好好赏你。』「我才不∼喔∼∼才不∼喔喔∼∼我∼喔喔∼∼啊∼别停∼∼再来∼再来嘛∼∼」端庄高贵的王妃嘴上还想抵抗,就被马霸的长茎直接深插到子宫壁,爽得只能喔喔叫。
  马霸深插了三下就退了回去,继续在阴道口逗弄着,任凭美女将军哀求讨饶。
  『叫马爷,说你是贱货是骚货,说你最喜欢被男人干。』「才不∼喔喔∼∼不∼喔喔∼∼马爷∼喔喔∼∼马爷∼喔喔∼∼我是贱货∼喔∼∼我是骚货∼喔喔∼∼我最喜欢∼喔喔∼∼喜欢∼喔喔∼∼被男人干∼喔喔喔∼∼」『再淫一点,再贱一点,叫我们哥哥,叫我们王爷,求我们好好轮姦你!』「马哥∼马哥哥∼喔喔∼∼干我∼干我这个小贱货∼喔喔喔∼∼马哥哥∼猪哥哥∼∼喔喔∼∼狗哥哥∼∼求你∼求你们干我∼∼干死我∼∼喔∼我是小贱货小骚货∼∼干我∼都来干我∼∼我最喜欢∼喔∼∼被男人干∼喔∼∼王爷∼喔喔∼∼马王爷∼喔∼猪王爷∼狗王爷∼∼喔喔∼好爽∼∼被轮姦好爽∼喔喔喔∼∼求你们轮姦我∼喔喔∼∼我最喜欢被男人干∼喔∼最喜欢被轮姦∼喔喔∼求你们轮姦我∼喔喔喔∼」二霸听得再忍不住,一使眼色,三人将美人王妃翻了转身,趴在猪霸身上。
  马霸拔出长长的阴茎,沾满滑润的淫水,猪霸粗肥的阴茎马上补进火热的肉壶中。
  「啊∼∼猪哥∼猪哥哥∼∼啊啊∼好猪哥∼∼你干得我好爽∼∼啊啊啊∼∼干我∼∼干死我∼猪哥哥∼猪王爷∼啊啊∼∼好粗∼∼啊∼好爽∼∼啊啊∼∼不行∼∼喔∼不行∼∼那里髒∼∼啊啊∼喔喔∼啊∼啊喔∼好奇怪∼∼死了∼要死了∼喔啊∼∼」原来马霸的长茎转战粉嫩的后庭,这还是采缇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被干屁眼,小穴里塞得又粗又满,雏菊里插得又深又长,爽得蓝绫飞凤只能啊啊喔喔地乱叫,不过很快就连叫声也不能自由发出了,狗霸已经把肉棒塞进王妃的小嘴里抽插起来。
  这样三管齐下、分进合击的攻势,就算贞洁烈女也要被征服,更何况是有心放纵,欲香满室,而且已被淫药改变体质的美女武将。
  采缇只觉得全身滚烫有如火烧,娇媚的呻吟从满含男人阳茎的嘴中含糊发出。
  身下的猪霸一边狠插一边捏着美乳吮舔,身后的马霸每一下似乎都要插进肚子里,蓝绫飞凤美得爽上天,两条肉鞭子在体内好像鞭笞着她,要全心全意服侍嘴中的肉棒。
  美女王妃樱唇癡癡地吸含着男人的阳茎,香舌温柔地绕着大龟头打转,乖巧地舔舐龟头与阳茎之间的皱折接缝,一滴滴地将上头的淫渍秽迹吸了个乾净,好似吸吮最好吃的仙液,津津有味。之后更深深含着狗霸的阳茎,小嘴嘟成大O型,臻首乖巧地前后移动,吞吐着男人的鸡巴进进出出。
  看着采缇癡淫娇美的模样,听着鼻喉中含混透出的嗯哼娇吟,三霸卖力抽插,最后四人几乎是同时高潮的,采缇只觉嘴里、嫩穴里和菊花深处,同时被男人火热的阳精灌注,美的好像全身都要融化,小穴一紧一夹一洩,甜美的阴精尽情浇洒在肥大的龟头上,差点让猪霸爽得马上再射一次。
  四人一阵喘息之后,三霸离开大床,偷偷服下壮阳回精的灵药。
  虎霸在旁看得除了愤怒竟然还有兴奋,美女武将瞄了一眼那几欲裂裤而出的虎鞭,轻笑一声:「还是三位哥哥棒,不像有些人只能看,什幺也不会做。」
  虎霸再也忍不住,狂吼一声震破衣物扑向采缇,奋力抽插起来。美女王妃嘴上不饶人「才这幺点劲……狗哥哥都比你棒……再粗点嘛……再深点嘛……」
  无论虎霸怎幺卖力,刻意唱反调的美女武将总是不满意,虎霸羞愧又气恼,低头看到采缇眼角的泪光,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。
  停下动作,温柔亲吻了怀中美人,舔去王妃脸上的泪水。
  『你不喜欢,以后我不让他们三个碰你。』『大哥!』「没关係的,那是我跟他们谈的条件。而且,几个男人真的比一个男人舒服。」
  「我也想开了,只要能快乐就好,性交未必要有爱情,你们男人不是这样吗?」
  「我就把他们当成,你所使用的人形玩具,以后他们要碰我,必须和你一起。」
  「如果有一天你要改变,相信你自己会想办法说服你的兄弟,是吧?」
  「现在,好好爱我,今天我只想好好享受。」
  虎霸仰躺床上,让美人仰躺抱在怀中爱抚,果然这是采缇最喜欢最依恋的体位,很快美女王妃情动如潮,娇吟连绵。虎鞭勇猛地由下方插进蜜壶,干得蓝绫飞凤玉首后仰,美乳颠动,双腿大张,爱液横流。
  三霸不知死活地上前帮忙,猪唇狗嘴舔含着乳峰,马舌挑动着蜜唇和蜜豆。
  「啊∼好棒∼好棒∼∼啊啊∼哥哥∼哥哥∼∼妹妹爱你∼∼妹妹好爱你∼啊∼啊啊∼∼哥哥爱我∼爱我∼∼啊∼妹妹∼是∼哥哥的∼∼爱你∼啊∼哥哥∼好爱好爱你∼啊∼妹妹是∼哥哥∼王妃∼∼啊啊∼哥∼哥哥∼∼妹妹∼都是∼∼哥哥∼哥哥∼∼啊∼∼爱你∼啊∼∼死了∼死了∼妹妹死了∼妹∼好∼哥∼啊∼啊啊∼∼啊啊啊啊啊∼∼∼」采缇爱极美极,刚刚三人合力也只丢了阴精,这次在爱郎身上乖乖三峰尽洩。
  虎霸吻住采缇,玉泉完全奉献爱郎口中,琼浆玉乳便宜了猪狗,阴元美了龟头和马舌。
  在淫糜的气氛下,尚未喷发的虎鞭转战紧嫩的菊穴。美王妃一边被抽插着羞人的禁地,一边被爱郎环抱仰躺着,娇嫩的美穴张合大开,任凭其他男人随意玩弄姦淫,时而是猛烈的狗具,时而是粗肥的猪茎,更喜欢的是深长的马鞭。
  四人合力淫干着蓝绫飞凤,杀得美艳女将不知死了几回,当马霸深深插到蜜穴最里面,采缇躺在虎霸身上,被射进子宫最深处。
  美人王妃全身颤抖,欢甜的淫叫让嘴角上弯美得好像再也合不拢。
  最后虎霸射入后庭,猪霸灌满蜜穴,狗霸也被小嘴吸出阳精,美女武将再次三峰齐开,阴精尽洩,被四个强壮的男人轮姦得魂飞神醉,美翻爽死。
  大秦皇女秦慧心看得目瞪口呆,那些淫影欢吟直到回宫许久仍挥之不去。
  「几个男人真的比一个男人舒服吗?性交未必要有爱情吗?」
  比起和大哥,后来和很多男人的大嫂,真的好美好快乐啊!
  不得不说,启蒙的教育真的很重要,慧心公主显然找错了对象。
  只是,谁也不知道,夜深人静,一对男女相拥而眠。
  『采缇……』「嗯?」
  『对不起。』「喔」『采缇……』「嗯?」
  『我爱你。』「…… 嗯,这就够了。」
  「我爱你。」

 牢记此站,不怕找不到x站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,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在线观看,直接观看网站色视频免费,黄 色 成 人网站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